缑泗鹊
2019-10-09 03:12:01
7岁女童遭名校毕业生绑架挣脱绳索获救(图)
绑架事件后,方大军辞了职,专心陪伴女儿。

  ● 被捆时她麻痹绑匪,随后自行脱困

  ● 解开绳索后她未在荒山盲目逃生,最终获救

  ● 绑匪是名校毕业生,喜好奢侈生活,最终犯罪

  ● 绑匪闹市驾车逃窜,并将5万元“赎金”撒出车窗

  女童V S绑匪

  镜头一

  “他拿了一瓶可乐给我喝,我说我不喝。他又拿巧克力给我,我说我不想吃。”

  ――见到陌生人送吃又送喝,方娅便察觉出他不怀好意

  眼见方娅不上当,韩磊一把抓起方娅迅速将其塞入车内,随即驾车离开。

  ――软的不行,绑匪只能来硬的

  镜头二

  绑匪将车开到西山区猫猫箐的山林后,取出事先准备好的帐篷扎在山林的空地上,然后用编织带将方娅的手脚捆起来,又拿出一床棉被将方娅包裹住,并在棉被外也绑上了编织带。

  ――为了防止小女孩逃脱,绑匪“煞费苦心”

  绑匪用编织带对她进行捆绑时,方娅就一直嚷着“绑得太紧了,太疼了……”,然后又乖巧地表示自己绝对不会跑,使得韩磊对她的捆绑没那么紧。并且,方娅还聪明地让韩磊把编织带绑在了手腕处小骨突出的地方,留出缩手空间。

  “我合住双手,然后不住地左右扭动手腕”果然,在无数次尝试后,绑在手上的编织带终于被方娅挣开了。她很快将嘴上的胶布和裹在身上的棉被解开。

  ――早在被绑时,方娅就为逃生留了心眼

  放羊回来却发现羊丢了一只,李大妈只得折回山上寻找。刚上到山腰,便隐隐听见有女孩呼救的声音。循着声音找去,只见山下林中似有一顶帐篷,呼救声就是从那里传出的。“孩子看上去又冷又饿,她说她是在头天晚上被人绑到这里来的。”

  就在家长急着给绑匪筹集赎金时,被绑后扔在西山上的7岁女孩竟已将捆在身上的编织带解开,筹划着求救的方案;而绑架她的,竟然是一名名牌大学的毕业生……

  错过,又错过

  1月11日下午,方娅的爷爷跟往常一样在下午3时30分到学校门口,准备接7岁的孙女放学。可等了半个多小时,学校的大门都关上了,也没看见孙女。“难道是学生太多,自己看落了吗?”想着孙女或许已经自己回家了,爷爷便返回家中。

  其实,如果方娅的爷爷能晚几分钟离开学校,那么方娅之后的遭遇就不会发生。

  在吴井派出所的视频监控录像上清楚显示:爷爷是在下午4时02分离开学校的,而方娅则在4时05分时出现在校门口。

  当天的实际情况是,方娅所在的小组被留校打扫卫生,而学校没有通知家长。而方娅走出校门没有见爷爷,于是决定自己回家。

  方娅走到民航路中段一棵大树下时,从路边停着的白色富康车上下来一名年轻男子。他便是之后对方娅实施绑架的嫌疑人韩磊。韩磊拦下方娅的路,声称自己是方娅爸爸的同事,替她爸爸来接方娅回家。

  “他拿了一瓶可乐给我喝,我说我不喝。他又拿巧克力给我,我说我不想吃。”方娅年纪虽小,却也察觉出了男子的不怀好意。眼见方娅并不上当,韩磊一把抓起方娅迅速将其塞入车内,随即驾车离开。

  其实,方娅的家就住在附近,韩磊驾车离开的同时,已经发现孙女并未回家的爷爷正在疾步折回学校的路上。

  爷孙俩再次错过了。

  把学校里里外外找了个遍的老人马上把情况通知了在附近酒店做保安的儿子方大军。老人有些心慌了。

  小女孩被绑成“粽子”

  方大军, 35岁,楚雄牟定县人。妻子于半年前去到广西打工,方娅为两人的独生女。

  听说女儿不见了,方大军马上与方娅的老师取得联系,得知女儿今天放学后留在学校打扫卫生。询问过一起打扫的同学,都说方娅早已离开学校。“方娅有几个好朋友也在这片住,我还想她可能是去朋友家玩了。”抱着这样的想法,方大军挨家挨户地寻找着女儿。

  此时,韩磊驾驶着车辆正一路往西山开去。在车上,他向方娅谎称自己是西山公安分局的民警,因为方娅的爸爸开车撞到人,他要带方娅去公安局见她爸爸。在这个过程中,韩磊从方娅嘴里套出了方家的家庭情况。

  “他问我爸爸是做什么的,我说是保安;问家里有没有车,我说没有;问我家里的房子是买的还是租的,我说是租的;然后他又问我家里有多少财产,我都不知道‘财产’是什么,后来他问我家里有多少钱,我说我也不知道。”获知绑来的孩子家境并不理想后,韩磊有些懊恼。但事已至此,他决定硬着头皮做下去。

  韩磊将车开到西山区猫猫箐的山林后,取出事先准备好的帐篷扎在山林的空地上,然后用编织带将方娅的手脚捆起来,又拿出一床棉被将方娅包裹住,并在棉被外也绑上了编织带。做完这一切后,韩磊拿出一瓶水和几块巧克力,要方娅必须选择一样吃下去。方娅选择了喝水。

  韩磊将一瓶矿泉水都给方娅喂下去后,用透明胶带封住了她的嘴,把她关在帐篷里,然后驾车离开。“他说爸爸把人撞得很严重,我要是去找爸爸的话也会被关起来。他要我乖乖地待在那里,不准逃跑,说对面有个叔叔会看着我,那个叔叔身上有刀。如果我逃跑的话……”方娅吐着舌头,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这时,已是傍晚6时了。

  真的出事了

  该找的地方都找了,还是没有方娅的消息,方大军的心越来越沉。一直找到晚上7时许,方大军的电话响了。

  “对方问我是不是方大军,我说是,他说我这边太吵了,晚点再打给我,就把电话挂了。”方大军感觉到,这个电话肯定跟女儿的下落有关。

  这时,一起寻找的同事建议报警,于是方大军去到了官渡公安分局吴井派出所。值班室民警问清方娅的体貌特征后,马上通过对讲机通知各巡逻卡点注意寻找。

  民警刚放下对讲机,方大军的手机又响了,还是之前的号码“电话里的男子先是说我欠了别人5万元钱,现在别人把账转到他身上了,于是他打电话来要债。我从来不会找谁借钱,更何况是那么大笔钱。”

  见讹不到方大军,对方这才说出方娅在他手上,要方大军准备5万元于第二天下午4点以前打到指定银行卡上,并威胁方大军不准报警,随即挂断了电话。随后,对方发了一个工商银行的卡号过来,便关机了。

  官渡公安分局刑侦大队于新大队长立即带领20余名侦查员赶到吴井派出所展开案侦工作。

  “像兔子一样跳着去解手”

  方大军这边正乱作一团,而被韩磊独自留在山中的方娅也在想法子逃生。原来在韩磊用编织带对她进行捆绑时,方娅就一直嚷着“绑得太紧了,太疼了……”,然后又乖巧地表示自己绝对不会跑,使得韩磊对她的捆绑没那么紧。并且,方娅还聪明地让韩磊把编织带绑在了手腕处小骨突出的地方留出缩手空间。在韩磊离开后,方娅就开始尝试给自己松绑。

  “我合住双手,然后不住地左右扭动手腕,我觉得这样做我的手应该可以解开。”果然,在无数次尝试后,绑在手上的编织带终于被方娅挣开了。方娅很快将嘴上的胶布和裹在身上的棉被解开,但是因为天色太黑,绑在脚上的编织带怎么也解不开。

  “我喝了太多水,总想上厕所。但是因为脚解不开,我就只能像兔子一样地跳着出去小解,然后又跳着回来。”在之后的时间里,方娅除了上厕所,就一直在试着解开脚上的捆绑。“我在上了5次小解后,脚上的绳子终于解开了。”

  方娅却没有选择逃跑。“我怕对面真的有个拿刀的叔叔在看着我,也怕在树林里跑迷路。”

  此时,山上的温度降到了0度以下,方娅蜷缩在帐篷里,裹紧了唯一的一床棉被。 “我很怕,脑子里想了好多,但是现在记不得了。唯一记得的,就是很想爸爸,想回家。”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方娅在极度的恐惧中睡着了。

  再不拿钱 就要砍手

  次日清晨7时许,方大军的电话再次响起,对方在电话里再次强调了交赎款的时间,并再次警告不准报警,然后再次关机。民警交待方大军,下次绑匪再打电话来,一定要尽量拖延时间,并且要听孩子的声音以确定孩子是否安全。

  为了稳住绑匪,民警让方大军往对方提供的银行卡上打了2300元钱,并发短信表示自己一直在筹钱。但对方均没有回音。

  下午5时许,对方再次打来电话。“他在电话里质问我为什么还没有把钱打过去,还说要是再等半小时不打钱过去,就让我准备回楚雄重新生一个女儿。”方大军连忙表示自己正在变卖楚雄老家值钱的东西,但是钱还没那么快送来。

  “他说他老大很生气,我要求听女儿声音也被拒绝,他说孩子是由另外的人看着。我提出再宽限点时间,他说要先问问老大。之后,他又打电话来说让我赶紧筹钱,如果到下次他们要求交款的时候我还拿不出,就送一只我女儿的手给我。”

  嫌疑人的电话让民警也捏了一把汗,从嫌疑人的讲述来看,实施绑架的应该是一个团伙,而且对方极有可能对孩子造成伤害。时间就是生命,民警们继续扩大范围进行侦查。

  就在此时,方大军又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孩子找到了。

  “对方打电话来先问我孩子是不是被绑了,然后狠骂了我一顿,最后问我报警了没有。我还怕是绑匪打来套我话的,我只能咬死了说没报警。对方就让我去碧鸡关派出所领孩子。”民警马上向有关部门进行查证,方娅确实获救了。

  方大军马上赶去碧鸡关派出所。“我一进值班室,就看见她披着毛毯在烤火,手里还拿着只鸡腿在啃。”原来,早上睡醒后的方娅虽然不敢跑,但是她开始持续地呼救。断断续续地喊了半天,直到傍晚才被上山找羊的村民李大妈听见。

  经过这次遭遇,现在的方娅只要见到陌生男子或是轿车,便会不禁往后退缩。而方大军则已经从酒店辞职,专心地陪伴女儿。

  绑匪一心想当白领

  民警从方娅口中得知,案件只有一名嫌疑人,并且这名嫌疑人还不知道方娅已经脱逃。为了捕获犯罪分子,民警展开了布控。

  1月13日,嫌疑人的电话再次打来。这次,嫌疑人在电话里主动提出,采取现金交易的方式交付赎金,并将地点选在了菊华立交桥二层。

  下午5时许,方大军带着民警为他准备的5万元道具用假钞来到菊华立交桥。“我正走在桥上,一辆白色无牌富康车停在我旁边,开车的人戴着帽子、墨镜和口罩。他看着我,我看着他,我问他是不是在这里,他点了一下头。这时,我看到警车开过来了,于是我便把那包假钞扔进了他的车里。”

  随即,两辆便衣警车不动声色地前后夹击,包围了目标车辆。便衣民警迅速下车靠近嫌疑人车辆,并亮明身份:“警察!”

  岂料,嫌疑人早已将车门锁死。一见有警车,马上倒车撞开一辆警车,然后迅速朝东站水果批发市场方向逃去。

  民警迅速鸣笛追赶。当追至交通医院处时,为引起混乱方便脱逃,嫌犯将刚收到的“赎款”撒向车窗外。“可能因为本来是在机动车道上,所以看见撒钱的市民也不多,好在并没有引起混乱。”最后,民警在水果批发市场的右向十字路口处将嫌疑车辆堵停,成功抓获嫌疑人韩磊。

  经审,韩磊29岁,昆明人,2004年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毕业后,韩磊一直生活在名牌大学毕业生的光环中,一心想到名企当白领,总以为只有外企高管才适合自己。但却总找不到工作,整天窝在家中,靠父母养活。为了满足对物质的欲望,他甚至向周围的很多朋友借钱消费,终于债台高筑。

  迫于还债的压力,韩磊便想出了绑架儿童,勒索财物的歪招,并事先准备了作案工具。1月8日,韩磊就在方娅就读的小学附近准备作案,由于害怕未敢动手。

  1月11日,韩磊再次驾车来到学校,发现了独自一人回家的方娅,便将其强行骗上车后带到西山区猫猫箐深山中藏匿,之后向方大军实施勒索。

  近日,韩磊被检察院批捕。(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记者 高婷婷 摄影:本报记者 康平(来源:云南信息报)